第一财经-脱贫攻坚,基金力量
发布时间: 2020-12-17 浏览次数:514
山沟里做高科技,如何让贫困县劳动力成为宝贵的人力资源?
基金“借船出海”,如何市场化运作,发挥长期资本专长,带动贫困地区脱贫?
第一财经“看得见的力量”特别节目之“脱贫攻坚,基金力量”,聚焦金融扶贫背后的故事。

贫困县来了时尚耳机代工厂

“我在株洲读的大学,大三校企合作的时候,看到湖南国声声学的企业福利待遇很好,也比较重视人才培养。所以抱着一丝兴趣和对以后的看法选择了这个企业。”22岁的周德林是湖南湘西人,在老牌工业重镇湖南省株洲市上大学时,通过校招项目来到位于湖南省株洲市炎陵县的国声声学实习,毕业后留用至今已有两年时间。和他同一年进国声的校招大学生共有十人。
在国声声学的产品陈列室里,第一财经记者看到,展示的都是为华为、万魔、小米、OPPO等一线厂商代工生产的耳机和音箱,外观时尚、科技感十足。据了解,其中多款产品填补了多个国内外第一,大量产品最终远销海外。而企业所在的炎陵县,两年前还是国家级贫困县。
“刚来炎陵的时候感觉这里到处环山,缺少大城市的氛围,可能连现在年轻人追求的看电影的想法都无法满足。”周德林对记者回忆。
炎陵县是典型的山区县,地处井冈山西麓,是革命老区和欠发达地区,属国家罗霄山片区区域发展与扶贫攻坚范围。国声声学2017年落户炎陵县。在什么样的机缘下,这样一家生产时尚智能耳机的公司和炎陵县选择了彼此?如何在贫困县发展工业?又如何吸引外地年轻人来到炎陵发展呢?

用“真情实感”迎更多企业落户贫困县

说起当时来炎陵建厂的由来,国声声学董事长张志宇对第一财经记者回忆,当时看了不少地方,最先并不是炎陵,包括茶陵、株洲等地都走访过,但结识了黄书记等炎陵县地方干部,“被他们产业扶贫、招商引资的热情所感动”。
张志宇提到的黄书记是炎陵县委原书记黄诗燕。2011年,黄诗燕来到炎陵县任职,当时全县贫困发生率高达19.5%。为了引进优质项目,黄诗燕多次带队南下深圳,北上北京、长沙、武汉及江浙一带招商。炎陵县引进了包括国声声学、全康电子、欧科亿、东方希望等在内的一批投资超过10亿元的高科技绿色企业。2019年11月,黄诗燕倒在了脱贫攻坚一线,他被追授为“时代楷模”、“全国脱贫攻坚模范”。如今,炎陵县规模工业企业数量98家,而这些企业所在的炎陵九龙工业园在湖南省132家省级园区中排名第20位,被誉为贫困山区招商引资的“炎陵现象”。
记者来到炎陵九龙工业园,管委会主任周桥梁回忆说,作为贫困地区,其实引进二三产业“不是困难的问题,而是十分困难的问题。当初国声声学到炎陵来的这个过程是很坎坷、很曲折的”。
国声声学为什么最终选择落户在炎陵?而且落户速度很快,从签约到投产,只有两个月的时间。
2017年6月30日,国声声学完成工商注册。7月14日,九龙工业园接到炎陵县委县政府项目建设交办清单,清单明确规定8月16日保证企业“拎包投产”。在一个月时间里,工业园完成了厂房装修改造、电力、消防、污水、宿舍装修改造等工作,光进场的施工队伍就有19个。曾有企业家赞叹,“都说‘深圳速度’快,没想到‘炎陵速度’更快”。
这一点,张志宇也认为是个“奇迹”。因为通常情况下,从确定厂址到实现生产至少需要半年时间,要历经前期筹备、落地、规划、执行、验收等多个环节,其间整个流程不断调整完善,即便半年也比较短。
周桥梁介绍,企业进驻后,园区会从厂房建设、招工服务到后勤管理等进行全方位的追踪和服务。近几年来,通过这一方式,落户到炎陵的规模型企业将近一百家。“我们有句话,作为贫困地区,我们没有办法和沿海地区,和富庶地区比真金白银,但我们有一个决心可以和它拼——真情实感。”
提到企业真正需要的服务,张志宇也认为,企业要的并不是像进餐馆吃饭那样的热情洋溢,而是简单高效,“因为简单高效,解决实际问题才是最大的服务”。

让山里劳动力成为宝贵人力资源

企业落户了,厂房、园区服务等基础设施问题也得到了解决,紧接着,企业如何将自身优势和贫困地区当地既有资源结合起来,面向市场参与竞争呢?

耳机制造行业具有一个特点,产品本身具有很高的技术含量,但同时又比较小巧,属于快速消费品,因此需要基础的手工加工,恰好炎陵县当地具备普通人工供给的条件。因此国声声学可以借用自己在深圳等地的研发资源,将加工制造等环节设置在炎陵。

在国声声学生产车间的一张耳机加工工艺流程看板上,记者看到,流程被清楚地拆分为耳壳前加工、线材焊接、组装、测试、包装等环节,每个环节又包括15到18个操作,这样不同的步骤交由不同的工人来完成,很容易上手又能成为熟练工种。
今年45岁的谭玉珍学历不高,不会写自己的名字,但去年她在国声找到了一份工作。在车间,经过简单培训就可以上岗了。
据了解,相比东莞等制造业知名城市,炎陵当地员工十分珍惜这一工作机会,人员流动率低,更加稳定,容易成为熟练工,这有利于保证产品的品质。而且耳机生产工艺更新快,机器很难及时调整且成本昂贵,也需要大量熟练工人。因此,在炎陵,原先大量缺乏工作机会的闲置劳动力成为一项重要的人力资源。
张志宇介绍,企业选择生产制造基地主要基于两点:保证交付以及成本可控、有竞争力。早期选址炎陵时只能说在这些方面基本具备了一些条件。当时炎陵并没有成熟的产业工人队伍,但这一难题可以通过完善的岗前培训和在岗的SOP(标准作业程序)加以解决。
国声声学音箱事业中心总监刘华波介绍,耳机看上去体积不大,但生产工艺十分复杂,有两三百个零件,三四百道工序,因此,企业会在生产工艺上尽量实现可视化、标准化,方便员工作业,让员工做最简单的事情,同时也能达到产品交付的品质和效率要求。
由此,通过把智能耳机这样的高科技产品不断细化为普通工人能够理解的而且能够大批量生产的工艺,最终实现在偏远山区,由大部分基础的劳动力来实现高科技产品的组装加工。张志宇表示。

基金“借船出海”,扩大产业扶贫带动效果

数据显示,国声声学落户炎陵后,从2017年6月份签约到8月份投产,仅仅两个月就帮助了1100名村民找到“饭碗”,其中贫困劳动力200多人,人均月薪3000元以上。2018年,企业给炎陵县当地缴纳税收超过2000万。良好的带动脱贫效果,使得国声声学进入了一家正在全国寻找投资项目的专业产业扶贫基金的视野。
国投创益是一家专业从事产业扶贫的基金管理公司,受托管理央企扶贫基金、贫困地区产业发展基金等总规模超过340亿元的资金。而万魔声学是小米生态链企业、知名耳机品牌,也是国声所代工生产耳机最主要的买家。国投创益在调研考察万魔声学时了解到湖南国声。最终,国投创益通过央企扶贫基金投资万魔声学1.7亿元,万魔声学承诺以不低于这一金额向国声声学采购耳机等上游产品,由此大大巩固强化了万魔声学和国声声学的供应链关系,进一步扩大在炎陵当地扶贫带动效果。

国投创益产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刘云告诉记者,国投创益投资万魔声学,在合同中明确要求万魔声学要加强、稳固在炎陵地区的国声声学的采购,从而实现上下游产业链的带动。
通过投资一家企业,并利用这家企业在贫困地区进行产业建设,这一模式被国投创益总结为“借船出海”。
而与国投创益其他大量投资项目不同,投资万魔进而带动国声的这一案例创新之处在于,原先投资的不少项目都是将资金直接投给目标企业,由目标企业在贫困地区投资建厂、采购原材料,但投资万魔声学是一个典型的上下游产业链的协同。“我们现在抓住龙头企业,以它的优势来带动上下游产业共同发展。”刘云总结。
张志宇对记者描述,一笔投资进到企业,看上去只是一个固定的数字,但实际上“是一个周转起来的资金,流动起来的资本”,可以不断加深上下游企业间的合作,增强企业的市场竞争力。
与人们熟知的慈善资金不同,国投创益受托管理的几只基金均为具有政府背景、市场化运作、独立运营、自负盈亏的产业投资基金,需要积极发挥基金社会效益的同时全力保障资金安全和合理收益,因此会根据项目特点选择灵活多样的投资工具。而在项目选择方面,经过大量实践,其模式可总结为,结合贫困地区资源,投资于龙头企业,带动上下游产业链在贫困地区发展,从而帮助当地人口脱贫。
 

产业“ 造血”,引来更多人才

谭玉珍一个月可以从国声声学领到3000多元的工资,并且可以就近照顾家里,今年实现了脱贫。国声提供免费食宿,一般骑一个小时的车就能回到大山里的家中,“也挺方便的”。
工会主席谭胜聪说,国声的员工月薪除了交社保外,可以达到每个月3200元以上,这样按年收入算可以说完全脱贫了。
目前,国声声学有3000多名普通工人,其中属于贫困人口建档立卡户大概有400人,公司累计解决超过1500人的贫困人口就业。
除带动大量当地人口脱贫外,受益于国声声学重点布局的TWS真无线立体声耳机市场正在迎来爆发式增长,全球年均复合增长率超过100%。张志宇介绍,国声今年有望突破年产值10亿元的水平。处在这一有前景赛道上,国声声学还吸引了更多本地年轻人以及外地人才在炎陵发展。
谭胜聪是炎陵本地人,谈起当时入职的选择,在她看来,公司非常有潜力。“除了政府机构,这是我的第一个选择。”
国声声学制造中心课长谭进是2017年通过网上招聘了解到国声,他以前做过智能音箱。在他看来,公司潜力大,新工厂有发展上升的空间。
音箱事业中心总监刘华波在2019年6月加入国声。之前他在广东东莞一家专业音响的企业工作。当时国声决定布局成立智能音箱事业部,考虑到智能家居发展前景很好,他加入国声配合拓展音箱事业部的发展。
目前,国声声学在炎陵当地员工大概占百分之七八十,其他主要通过吸引外地人才加入。
刘华波介绍,国声的管理和技术团队,大部分是从南方引进的,普通员工以本地招募为主。企业逐步发展后,一些在外地打工的炎陵籍技术人员和管理干部也逐步被吸引回来了。

实践责任投资,在花园里做产业

伴随贯彻环境、社会和治理原则的ESG责任投资理念在国内不断深入人心,基金在选择投资行业和细分赛道时,所支持项目是否生态环保也被纳入选择标准,这和炎陵县当地的发展思路不谋而合。
张志宇介绍,国声炎陵工厂对周围环境没什么污染。而炎陵县近年来重点构建的产业体系以绿色农业、生态工业、文化旅游为主导,其中,“绿色”和“生态”成为关键词。在炎陵,全县森林覆盖率达83.55%,这里有国家5A级景区炎帝陵,有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神农谷国家森林公园,也有绿色农业“炎陵黄桃”。今年,炎陵黄桃销售5.18万吨,全产业链实现综合产值20.6亿元。
周桥梁形容,“到炎陵来发展企业,在花园里做产业,花园里做事业”。

股权投资更能发挥长期影响力

截至目前,万魔声学从国声声学采购上游产品价值已有1.7亿元,达到当初国投创益投资的金额,之后这一采购供货关系还可持续吗?
刘云告诉记者,国投创益是万魔声学的股东,并且还有监事的席位,所以可以通过法人治理结构影响、督促、指导万魔按照当时投资协议的约定来完成带贫利益联结机制,而不只是关注资金。刘云介绍,股东跟债权人对企业的影响力是不同的,股东可以在重大决策上跟企业沟通、协商。但同时也感受到万魔声学的其他股东和经营者对基金的理念也是非常认同的。“当时为什么能够同意我们投资进来,也是基于理念一致,能够在贫困地区贡献一份力量,基于这些走到一起”。刘云认为,不存在资金转一圈之后就不再发挥作用了,而是长期的、持续的。
截至2020年11月,包括这一投资案例在内,国投创益累计投资项目超过160个,金额超350亿元,涉及产业涵盖农业、清洁能源、旅游业、制造业、医疗健康、矿产开发、物流运输、金融服务业等,撬动社会资本超过2800亿元。
谈到股权投资和其他金融扶贫方式的区别,刘云认为,股权投资除了给被投企业提供资金支持外,更多的还要提供其他的资源,包括法人治理结构方面的完善,后续内部控制管理的提升,以及一些资本市场的增值服务。这些实际上都是其他金融产品所不能够提供的,恰恰是股权投资能做到的。
刘云举例说,国投创益也借助深交所在上市方面对企业的指导,邀请相关人员对被投企业未来的发展进行培训。从而让企业了解要想长期发展,除了自身努力,应该如何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说实在话,这是贫困地区比较欠缺的地方”,而基金恰恰能够用好自身资源,提供给所投资的贫困地区的企业。

奏响乡村振兴的“田园牧歌”

2018年8月,经国家专项评估检查,湖南省政府批复,炎陵县正式实现脱贫摘帽。2019年数据显示,工业拉动县GDP增长3.5个百分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43.0%。
“园区这几年以来,安排的就业人口将近1.2万人,提供的税收收入达到2个亿左右。‘十四五’期间,我们有这么一个预期目标——技工贸总收入要突破三百亿,要打造三至五家IPO企业”。周桥梁告诉记者。
有了税收,当地政府将有更多财力提供更好的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为城镇化和可持续发展打下基础。
12月10日,同在九龙工业园的欧科亿数控精密刀具股份有限公司在科创板上市,成为株洲第一家科创板上市公司,同时也是全国贫困县第一家科创板上市公司。
张志宇介绍,国声在未来也会有IPO的规划,通过IPO来提升公司的治理,提升企业的知名度、竞争力和融资能力,促进公司更加快速的发展。
刘云认为,第二产业带给贫困地区的除了税收,更多是一种企业辐射带动的能力。一家企业落户贫困地区后,周围的衣食住行服务都可以围绕企业展开。
“近几年,周边老百姓起房的越来越多,员工买车的越来越多”。周桥梁说。
当初刚到炎陵时困惑于没有电影院的周德林高兴地告诉记者,这几年,影院、肯德基、奶茶店、火锅店都陆续开起来了,给年轻人提供了更多休闲娱乐的好去处。
人们常说的“炎黄子孙”中的“炎”指的是炎帝,炎陵县因“邑有圣陵”,即炎帝陵而在1994年更名。如今,古老的炎陵县正涌现出越来越多年轻的面孔,给这里带来更多新生代的活力。
张志宇介绍,在国声声学,80后达到50%以上,90后也会接近40%。在山沟里,有一个高科技来扶贫,对年轻人也是很有吸引力的。
周桥梁告诉记者,现在真正在炎陵就业的主力军应该是80后、90后,还有一批70后。如何更好地吸引更年轻的人回乡就业,吸引外来人才来炎陵发展,他认为,一方面产业架构上需要高精尖,要和外面接轨。另一方面,作为整个园区配套,需要具备90后、00后所需要的一些相应的配套设施和外部环境,这也是园区努力的一个方向。

产业基金扶贫的下一步:乡村振兴

截至11月23日,我国832个贫困县全部实现脱贫摘帽。下一步还将履行相关程序,查缺补漏、动态清零。2021年是“十四五”开局之年,“十四五”规划明确,要全面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实现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
刘云介绍,作为基金管理公司,国投创益的投资项目原则上跟市场上是一样的,都是五年投资期,股权投资也是相对的长期投资。投资项目要滚动发展,“把这个项目扶持起来了,资金找到合适的机会退出,再去扶持其他的项目。”他表示,之后伴随脱贫攻坚战略任务完成,基金也要随着国家新的政策进行相应调整。以后可能会叫做脱贫地区、欠发达地区,或者叫乡村振兴重点帮扶区域,基金会从中寻找一些“对产业发展比较适合的地方去加大力度投资”。
如今,炎陵县在多种产业的带动下,经炎陵人民的巧手,正在编织成更加美丽幸福的家园。落户当地的高科技企业正奔跑在拥抱全球市场、占领产业高地的道路上。而产业基金将继续发挥基金特长,巩固脱贫攻坚成果,衔接乡村振兴战略,为国际减贫贡献中国方案。

注:以上内容转自第一财经